陈邦沐

编辑:学我吧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09-21 19:17:32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陈邦沐 潮剧《江姐》是建国以来流传较广、影响较大的一个现代题材剧目,成功 地塑造了江 姐、双枪老太婆等共产党员的光辉形象。
中文名:
陈邦沐
性别:
职业:
演艺 演员
代表作品:
《刺梁骥》、《闹钗》《换偶记》《古琴案》
陈邦沐成名很早,1960年他14岁的时候拍了电影《刺梁骥》,那是一出丑工戏,他饰万家春。这出戏,一般人是轻易不敢碰的,李有存跟萧南英上京演过此戏,再往前数便是徐坤全,徐李都是名丑。拍这出电影的时候,邦沐是入戏校不过一年的学生,除了拍电影,他还有很多演出机会——据说当时汕头的戏院若有演出空档,往往就是戏校去填补。通常做两晚的戏,第一晚,邦沐演《搜宫》里的太监,还有一个《刺梁骥》的主角,第二个晚上他做完《井边会》的官差九成,就赶紧换装,接着演《闹钗》,他是主角胡琏。
  现在想象不出,这样年稚的演员做如此考验功底的戏,并且同时又有名家在做,相比之下会是一种怎样的感觉。

  .
. .
邦沐的授业老师是徐坤全和谢大目。这就难怪了。徐坤老师教授邦沐《刺梁骥》时70多岁了,老人家让邦沐做一个亮相的造型,单腿独立,一手擎牌,一手举扇过头顶。好,站稳了,不着急,邦沐知道这一会得好几分钟,老师要捻烟丝,慢慢揉,慢慢卷,悠闲地抽完一根烟,然后才叫换个新花样。现在邦沐也60多了,这个造型他还能做1分钟以上,而且一举手一投足,走不了样。
  第二年,邦沐学《闹钗》,学大目老师的扇功。那时戏校一共140多名学生,却有70余名教职员工,一个老师带不了几个学生,邦沐学制6年,学了老师不少东西。
  晚上,邦沐常在大目老师那里,听老师谈艺术拉家常。老师说,学工课不难,学做工才难;晓做人就有工课,唔晓做人就无工课。坤全老师也教邦沐:“有存在比(动作),你可有看?扇子在耳边转是表示在听,在眼边就是在看。差之毫厘,失之千里。”邦沐还记得陈炳光主任对他说过,想做一个“额头”(即是大师父)就得什么行当都懂。老师们的话邦沐记住了,《刺梁骥》、《闹钗》等戏,他都是整出整出吃下去。
  邦沐毕业时是1965年,当时以他们这个班为班底,成立了广东潮剧院青年实验潮剧团。关键的是,接下来就是文革了。传统的东西被否定,一个再出色的戏曲演员又有何用!那10年,老师苦心传授的东西派不上用场,邦沐就做过几个不相干的现代戏。
  1976年,归队,邦沐回到汕头专区青年实验潮剧团。邦沐的戏不多,他主要是担任剧务和舞台监督。我们现在能从一些录像资料中看到他的表演,如《换偶记》中的县令,《古琴案》中的范仁,《陈太爷选婿》中的白师爷等。
  说起《换偶记》出演县令,是阴差阳错的事。这个戏邦沐原来没戏份的,他负责剧务。那天在揭阳白塔,是《换偶记》的首次演出,洪妙师父主演《换偶记》的海报已张贴出去,不想演马大成的演员家中有急事,必须回家,一时半会回不来。得知这个消息洪妙师父就不安心了。邦沐安慰老人家,尽管吃饭,饭后尽管去歇歇,歇好了跟他对一下戏。结果演出那晚,没捅篓子。邦沐是顶戏救场的专业户。1978年,剧团在揭阳曲溪演出《江姐》,众人都在化妆了,可演徐鹏飞的方展荣不在现场,当时邦沐是演徐鹏飞的一个爪牙,可想而知,还是邦沐顶上了。当时青年剧团的《江姐》、《小刀会》都极轰动,演砸了可是交待不过去的。2400多人的剧场,6夜连演场场爆满。当晚徐鹏飞的曲文,邦沐就说错一个字。
  这样的事情在邦沐身上不少见。为什么他可以?邦沐是搞剧务的,这些戏他都全程跟进,他是个用心的人,尽管没有他的戏,但演员的戏他都记得。另外,则是在戏校打的基础扎实,他基本学遍丑行,之外他还兼顾其他行当。所以,1978年,他能恢复《刺梁骥》、《闹钗》等整个戏,后来又恢复《周不错》和《双青盲》。
  潮剧传承靠的是艺人,艺术都在演员身上,艺随人传。最近潮剧院搞了10个折子戏的传承,陈邦沐传授《周不错》,他说,在排演的过程中,总止不住会想起以往的师长,想起他们说过的话,他们的音容,历历在目。邦沐也这样教他的学生:“什么是丑,不是去棚前逗人发笑就是丑,要干净幽默……”

  
词条标签:
行业人物 人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