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猛强

编辑:学我吧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28 06:30:38
编辑 锁定
男。作家,编剧。著有诗集《密度越来越小》、手记《文学帝国》、语录《红皮书》、长篇小说《左右都是鬼》,编剧《我不是你的奴隶》、《人传人》、《恐怖楼道》、《奔流到海不复回》等。
中文名
吴猛强
国    籍
中国
出生地
福建泉州
出生日期
1982年3月
职    业
作家,编剧
毕业院校
华东政法大学
代表作品
《密度越来越小》、《文学帝国》、《红皮书》、《左右都是鬼》等
居住地
上海

吴猛强人物简介

编辑
吴猛强画像 吴猛强画像
男。生于1982。原籍福建。现居上海。著有诗集《密度越来越小》、手记《文学帝国》、语录《红皮书》、长篇小说《左右都是鬼》、编剧《我不是你的奴隶》、《人传人》、《恐怖楼道》、《奔流到海不复回》等。早年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、研究生院。被称作华政“四大怪人”。常见网络流传有:“上海政法大学教师吴猛强语录”等。此外,吴猛强还是前上海高校田径队运动员,前上海大运会、市运会万米亚军获得者等。[1] 

吴猛强相关评价

编辑
“谁说我国的大学出不了人物?谁说我国的教育出不了异类?上海政法大学青年教师吴猛强就是这样一个“刁民”。他把每一个思维尚健全的中国人心里都明白、却又不说出来的话,都直通通地说出来了。他还把眼下所有中国人假装呵护备致的处女膜都当场捅破了。他破坏游戏规则,焚烧官样文章,掀翻心灵尿壶,总结生存妙法。他用嬉皮士的语言,让人们一下子明白当下每一个中国人活在一种怎样的境地,提前10年浏览。——写在之前的话(著名文化人,祝匡武)[2] 

吴猛强语录节选

编辑
☆社会就像一个妓院,只是在里面做久了的,也就都不觉得什么——譬如,碰见新来的,还要寡廉鲜耻的教人学会适应。[3] 
☆国家是虚构的,家也是虚构的。一个是用子弹虚构的,一个是用鸟蛋虚构的。
☆人的本质不是善的,人的本质也不是恶的——人的本质是臭的——半天不洗,就要发臭。
☆保守和开放其实只隔一层布——保守,把布拉开来就是开放了——干的东西还不都是一样——连姿势都是那几种。
☆成功成为唯一标准的社会——特长也没有什么用了——会跑的,只能去当跑腿——会唱的,只能当献丑——会跳的,只能给爷来一个——人要不被当猴耍——只有夹着特长做人。
☆做鸡的是跟谁都能上的,做人物的是跟谁都能握手的。所以碰到跟人物握手跟碰到鸡一样,都是不能当真的。傻鸡才搁那激动。
☆文明好比是不能乱抠鼻屎——老是文明的结果就是——时间久了里面也就全部都是屎。
☆性格决定命运——真有性格的,把命运炸了你都可以——软蛋——没有性格的,才被命运决定。
☆埋没不是关键,关键是还不够突出——还能够被埋没,说明还不够突出。
☆医生不会生病——医学就是谎言——但是心理学家没有心理病——精神医生从来不神经——却没有人想过——这才是最大的谎言。
☆家庭问题,就是几个人硬呆呆在一起呆出的问题。
社会问题,就是一群人硬搞搞到一起搞出的问题。
☆两人干一场,叫打架——一群人干一场,就是geming了——打架,打的人多了,也就成了geming。
☆人不一定要知道自己是谁,但一定要知道,自己是装谁的。那些送进精神病院的,都是忘记自己是装谁的。
☆都装好人的结果,就是都说好话。都说好话的结果,就是再也听不到真话。
☆真正的精神病的伟大是——真正的精神病者毫不怀疑自己有病——这个社会的猥琐则是——每个人骨子里头都知道自己有病——却还都假装没病。
☆蛇装成人就是蛇妖——兔子装成人就是兔妖——人也是猴子装成的——但却很少有人意识到——人也是妖。
☆做人是会传染的——混了一辈子还不知道怎么做人的,都是抵抗力比较强的。
☆真话就是得罪人的话,真理就是得罪人的道理。前者得罪的是少数人,后者得罪的是所有人,它会让一个人变成异端。
☆一群人里面,总要有一个领导,就像一群人里面,总要有一个头目。一群人里面,总要有一些干部,就像一群人里面,总要有几个积极分子。所以只消看看哪个最像头目,哪个就是领导了;只要看看哪几个最像积极分子,哪几个就是所谓的干部了。反之亦然。
☆好事不留名,坏事不忏悔——此之谓,大丈夫。
☆金窝银窝——两天不扫——也要变成狗窝、老鼠窝。
☆贵圌族,只有精神上的——物质上的,只有——土鳖——土贵。
☆学者——官员——官员型学者——学者型官员——山中无老虎——吊上面晃的也就只有这两种了。
☆精神就像脚气——比如什么大学精神之类的——不过是在里面熏的时间长了,也就忘记了臭——只有出去外面透透,才能发现所谓的腐圌败。
☆好,好到一半就不再好,是伪善。坏,坏到一半不再坏,就是猥琐。所以坏也要坏得彻底,坏到一个都不放过。坏到彻底也是圣人。
☆能够被感动的生活,就还是有问题的生活——这么容易就被感动,说明问题很大啊。
☆对这个世界太礼貌了——你就看不见它的本性——对老师也是。
☆文字兴,则国兴。文字亡,则国亡。如果文字失效,一个国家也会死在它的文字上。譬如老是学习那种读起来已经不起作用的文字。
☆学校是把天才变成人才的地方,社会是把人才变成奴才的地方。先让你从天上掉下来,再让你从地上跪下去。
☆性圌交是不用学的,你看那些动物,个个都是无师自通的天才,不用教也知道要往哪里插。为学日损,只有人是越学越笨的,这就是教育的后果——本能丧失了,连怎么性圌交都得看录像。
☆深刻,就是再往下想下去的。这个世界之所以肤浅,是因为多数人都不是往下想的,而是往上想的——怎么能够上去怎么想。
☆有病的人,才会去写诗。有病的人不写诗的话,就只有去唱卡拉OK。所以不要以为,只有写诗的,才是有病的。那些喜欢唱卡拉OK的,也同样都是个个已经病入膏肓的。
☆从小事做起,从点滴做起,这就是这个社会经常告诫我们的。因为如果不这样,就会有很多事情没人做。
☆好事得偷偷摸圌摸的做,才不是伪善。
坏事得光明正大的做,才不会猥琐。
☆什么叫做个性?个性就是独一无二。所以时尚的东西,都是最没有个性的。因为能够流行起来的,后面肯定都跟着一堆。
☆可以把生活比作地狱,但不要既把生活比作地狱,又要抱怨生活,除非你真的想当阎圌王。
☆做老大就要傻一点,做小弟就要精一点。所以从小弟变成老大,不是越变越大,而是越变越傻。
☆要成为爷们,只要敢于骂孙就可以了。要成为纯爷们,则要敢于把每一个都骂成是孙。
☆要看清人的本质很容易,只要把那些骂人的话一句一句整理出来,就全部看清了。
☆判断一个人是否开始获得立场的标志是——是否开始学会与某些人决裂。
☆抒情就像射圌精,总对着一个东西,搞的次数多了,也就麻木了。
☆心灵碰撞一次,得消耗多少卡路里啊?心灵,那是随便可以碰撞的吗。
☆思想被阉的人不只是没有鸡圌巴的问题,而是看到鸡圌巴都会产生阴影的问题。
☆我不度人,我抽人——抽到你们自己游过去。
☆看到鬼,你不能说它是鬼。看到鬼,你要说,你是好人啊,你会一生平安。你要把它认出来,它就露出了凶相。
☆把所有作家都编成一个班,就会发现多少也都是很烂的。
把所有的神仙都编成一个班,就会发现多少也都是在混的。
☆试着把每一个想法都写下来,就会发现人的本来有多么触目惊心。
☆做人要是没有思想,做好人就是最安全的了。
☆过去是几千年的文化都写着“吃人”——现在是都写着“意圌淫”——啊!组织啊,请考验我吧,请把我强圌奸……
☆适应社会很简单,只要把眼睛封起来,然后一句一句跟着瞎说就可以了。
☆问何为民圌族精神——你们跟你们的左邻右舍、楼上楼下、一个屋的、一间办公室的——有什么精神吗?
☆相信未来?——你们就不怕被未来给搞了?!

吴猛强作品选辑

编辑
《文学帝国·序》
艺术是尖的,真理是圆的。我并不指望我的写作,能够被所有的人接受。如果我的写作能够这样放之四海而皆准,那就只能说我做的还不是艺术的,还是真理的。我的意思是,既然我把我的东西定义为艺术,那就是做好了准备要得罪一些人、冒犯一些人的。如果我因此刺痛了你们,我是希望能够恢复你们的神经。
《文学帝国·后记》
对我来说,只有一种写作。在这方面,我确实不相信,物质生活的改变,能够对写作产生什么变化。不相信物质决定意识。原来是怎么写的,“混”好的时候是这样写,“混”得不好的时候也还是那样写,而不会因此有什么收敛、变圌软或者退让。我的意思是,原来就是放肆的,还会依然继续一贯的放肆下去。物质生活,也许可以改变一个人的饭碗,但绝对改变不了一个人想要乱来就要乱来的鸡圌巴。
臭屁,也得给我顶着!
《左右都是鬼·序》
一种是大师的写作,一种是天才的写作。一种可以叫做养生的写作,一种可以叫做涅槃的写作。大师写作追求永恒,所以大师写作差不多也都是养生的写作。所谓追求永恒,不就是害怕死吗。我把这看作大师写作的龟鳖。相比大师写作,我现在更信任天才的写作。我把我的写作看作是天才的写作。我的意思是,我写作,但我已经不会害怕写作的速朽。涅槃就需要速朽。如果我害怕速朽,就会把自己变成不会再生的。在这个意义上,我对我的写作的要求确实不是很高,只要能够永远草泥圌马!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作家 人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