贺兰中学

编辑:学我吧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23 01:34:57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贺兰中学是马鸿逵私人设立的一所普通中等学校,全称为“宁夏私立贺兰中学”。1940年秋,利用原宁朔县县政府旧址开始创办,第一年招收一年级学生三十多人。1941年,又招收两个班(一个初中班,一个小学六年级班),共八十余人。连同前一年招收的一个班,当时称第一班、第二班、第三班。
中文名
宁夏私立贺兰中学
简    称
贺兰中学
创办时间
1940年
所属地区
宁夏
学校类型
普通中等学校
学校属性
私人设立

贺兰中学学校创建及办学概况

编辑
贺兰中学马鸿逵私人设立的一所普通中等学校,全称为“宁夏私立贺兰中学”。1940年秋,利用原宁朔县县政府旧址开始创办,第一年招收一年级学生三十多人。1941年,又招收两个班(一个初中班,一个小学六年级班),共八十余人。连同前一年招收的一个班,当时称第一班、第二班、第三班。这三个班办了两年后,到1943年秋,第一班初中毕业,因未开设高中,学生毕业后自谋出路。这年又招收了小学六年级一个班,当时称为第四班,共四十余人。1944年秋,原第二班初中毕业后,学校创办了高中部,这个班大部分学生升入高中继续学习。这年秋开学不久,学校从望洪堡迁至银川南郊陈家寨(现医学院西)。此处北靠马鸿逵的司令部,南靠新创办的官兵子弟学校。1944年秋,初中没有招生。1945年秋,原第三班学生初中毕业后,升入高中一年级。当时又招收两个初中班,共八十余人。时称五、六班。1946年秋,继续招收两个初中一年级班,一个高中一年级班(因原第三班之后空了一个班,高中一年级升入二年级后,缺高中一年级班,故向社会招收高中一年级班,以补连续性)。这时高中部的三个年级已有三个班,初中部的三个年级已有五个班,全校共八个班,学生人数达三百五十人左右。1947年秋,原第二班高中毕业,除初中三年级一个班升入高中一年级外,学校又向社会招收了四个一年级班,约一百八十人左右。当时学校迁入南边的官兵子弟学校(因官兵子弟学校停办,校址空闲)。1948年秋,高中毕业一个班,初中又招收四个一年级班(这时全校高中三个班,初中十个班),学生人数达六百人左右。1949年秋,高中毕业一个班,当时因宁夏即将解放,故初中未招生。宁夏解放后,原宁夏一中和贺兰中学合并,学校改名为“宁夏中学”,校址仍在陈家寨。
学校创办初期,马鸿逵任名誉校长,学校管吃管住,发给衣服、被褥、毛毡、课本和学习用具等。只要考入该校,学生不带任何生活、学习用品就可上学。以后迁到银川,改为基本上只管吃饭和课本,直到解放(这个时期只对从慈幼院来的困难学生发给被褥、衣服及学习用具)。1946年秋,学校给学生每人发黄衣服一套,但穿了不久,又被收回。这一时期,学生普遍关心伙食问题,因学校在望洪堡时期,饭菜质量尚可,学生感到满意,当时学校有大菜园一个,蔬菜供应比较充足。迁至陈家寨后,伙食每况愈下,饭菜质量越来越差,上午饭只给两个蒸馍,一碗菜汤,下午饭不是稀面条就是粘饭,学生普遍吃不饱,抢饭之事经常发生。同学们做了一首打油诗:“饭来菜未到,菜来饭亦空,可叹菜与饭,永世不相逢。”由于伙食很差,学生曾闹过两次学潮,马鸿逵为此曾亲自来校检查,并当众撤换了两位校长。
贺兰中学创立时,马鸿逵任命宁夏叶盛堡人张天吾任校长期间,比较注意选聘优秀教师,对学生的学业及生活管理都很重视,这一时期是贺兰中学的黄金时代。当时学校设训导、总务两处,英语教师王亚夫任训导主任,丁锡光任总务主任,杨文汉、杨文川任国文老师,梁一民任数学、音乐老师,赵德倍任物理、化学老师,李雨村任地理老师,幺文敏任体育老师。学校从建校初就开全初中课程。此外,根据马鸿逵的指示,学校每周给学生增加一节军训课,配有中校教官杨某某。1944年秋,学校迁陈家寨后,张天吾辞去校长职务,马鸿逵命宁夏高等法院推事王金铙接任校长,这时教师有所增加。原军训教官杨某某调走后,新派中校军官邱振业、少校军官柴某某接替。王金铙任职后期,因克扣学生伙食,收受贿赂等问题,被学生告发后,马鸿逵亲自带领人员来校,当众宣布撤职。接着任命马秉彝(马曾任过教导团团长)主持校务。马秉彝到校后,企图运用军事法西斯手段统治学校,对师生进行强化管理。后因同类问题,被学生告发,马鸿逵又亲自来校,当众将马秉彝训斥了一顿,根据学生要求,宣布撤职(马仅当了一年校长)。马秉彝离校后,由于国内政治形势日趋紧张,马鸿逵无暇顾及此事,便派原宁夏实验小学校长王雨田(特务)接任校长。这个时期,卫哲(中校)等任军训教官,一些有名望的教师如陈春刚、侯良甫、张继良、韩相德等都到学校任过教。
1943年秋,学校设立了国民党区分部及三青团区分队,1947年底,进行过三青团总登记。

贺兰中学学校教育管理概况

编辑
贺兰中学在望洪堡创立时,根据不同班级的教学要求,开设国文、数学、物理、化学、公民、图画、音乐、体育、英语等课。此外每周增加一节习字课,一节军训课。教学方法大都采用讲述式,国文教学强调背诵,古典文学比重很大。英语课除要求熟记单词外,还注重口语练习。理化课由于没有仪器,只限于课堂讲授,不做实验。
对学生的管理,采用带有封建色彩的教育方法,借用军事管理手段统治学校。校长及军事教官门前挂有“保赤万应散”字样的木戒尺,如国文、英语等课,学生未按老师要求熟背时就得挨板子。军训教官杨某某上军训课时,提着军棍训练学生,谁的动作若稍不对,就打军棍。学校从望洪堡迁至陈家寨后,打骂之风更甚。
学校从开办起就很注意对学生知识能力的培养。如教国文的老师杨文汉、杨文川,文学造诣很深,教授的课文古典文学占有很大比重,他们讲解透澈,要求学生严格,尽管有时也打骂学生,但学习效果甚好。英语教师王亚夫教课认真,很注重对学生的读、听、写、说能力的培养。1944年春,学校组织的一次文艺节目,全采用英语唱歌、对话,初中一、二年级的学生,就能用英语表演节目。聘选这些教师,与第一任校长张天吾慧眼识人才是分不开的。
王金铙任校长期间,虽在聘用教师、建立理化仪器室、图书室等方面作了一些工作,但较前任张天吾在识才用人方面较差。王对书法特别喜爱,因此本人亲自教书法课,并指点学生学习各名家书法,苦练毛笔字。经他指导过学书法的学生,功底大都较好。第三任校长马秉彝系一介武夫,在办学方面毫无建树。
创办初期,学风较好,教师认真备课,学生勤奋努力,尽管当时照明条件(油灯)很差,晚自习经常坚持,学习气氛很浓。同学之间关系融洽,很少发生打架、赌博等事件。学校提倡学生自治,学生均能自觉遵守纪律。迁移到陈家寨后,管理上出现上紧下松,外严内弛的现象,加之中间发生了反对校长贪污受贿的学潮,纪律大为松懈,学生中出现了赌博、吸烟、打架等不良现象。

贺兰中学两次学潮始末

编辑
贺兰中学曾发生过两次学潮。这两次学潮都是针对学校当局的贪污行为而掀起的。
第一次学潮发生于1946年初夏,当时校长王金铙自恃由马鸿逵亲委,无人奈何于他,便利用学校为生财之道,私自安插新生入校(包括插班生),并乘机接受贿赂。因此学校的“关系生”不断增加。当时全银川只有两所中学,一是宁夏中学(自费上学,且费用较高),一是贺兰中学(管穿,管学习生活用品)。这两所中学吸收新生,均须正式招考录取。由于贺中待遇较好,学生都想考入,因此,进贺中念书不太容易。一些“关系生”进入学校后,在和同学接触过程中,有时自觉或不自觉地将自己入校的真情向同学们吐露。日久天长,同学们便掌握了王金铙受贿的大量证据,加上平时对学生进行体罚较重(如罚跪、打板子、训斥等),更引起学生的不满。尤其当时高中部的两个班(即原第二、三班)学生,对生活待遇日趋低下,衣服、被褥停发,伙食愈来愈差的情况非常气忿。后经与伙食管理员私下交谈,才知道王金铙从中有克扣问题。了解真情后,两个班的同学就开始议论控告王金铙。第二班学生刘兴汉、陆艳、胡天禄等,第三班学生吕学德,王宗仁、陈国华等,经过反复商讨,认为王金铙虽系马鸿逵亲委,但不属甘、马、回、河派系中人物,非马鸿逵嫡系,控告其罪行的材料,只要马能亲自过目,就会将王告倒。后经多次秘密磋商,在两个班同学的支持下,决定:(1)秘密搜集王金铙的证据,准备控告材料;(2)两班同学共同保密,不得将此事向外泄露;(3)串联范围愈小愈好;(4)一旦出事,不准供出同伙,供出真情。就这样,反王金铙的活动秘密展开了。控告材料准备就绪后,我们班从河州来念书的同学,通过马鸿逵的亲信,将材料送交马鸿逵。控告内容主要是揭发王金铙贪污受贿、克扣学生伙食等行为,要求马鸿逵查办。马鸿逵接到控告材料后不久,亲自坐车来校,并带了一批武装随从。马一到校先去伙房视察,令随从拿了个刚蒸出的馒头,然后便在礼堂召开全校学生大会。马站在礼堂的讲台上,拿着馒头当众训斥王金铙说:“尕娃们(即学生)的伙食这样差,辜负了本主席的期望。”接着又讲了一大堆话,便当众宣布将王金铙撤职。同学们见此立即鼓掌,感激马鸿逵的“英明”决定。王金铙第二天就卷起铺盖离开学校。
第二次学潮:王金铙被撤职后,马鸿逵便派马秉彝继任校长。马到校后,采用军事化手段管教学生,每天早上学生上早操时,马秉彝亲自参加训练。军事教官带领学生跑步时,不顾学生体力强弱,一律强制跑够圈数。早操后,马秉彝开始训话,让学生站立或蹲下听讲。尤其令人气愤的是,在寒风凛冽的冬天,同岸们跑了一身汗后,再听马秉彝的训话(当时对马的训话,流传着这样几句话:“讲不讲一点半,粪言屁话一筐半”),冻得大家直搓手跺脚,许多人由此得了感冒。再者,马当校长后,学生的伙食依然如故,丝毫未得到改善,吃不饱的现象有增无减。高年级的同学面对这种情况,认为只有斗争,才能改变处境。大家总结前次控告校长的经验,首先由我班(即原第三班)的王宗仁、吕学德、陈国华发起,继续控告马秉彝。我班同学秘密议定,仍然采取控告王金铙的办法,并派我班王宗仁、吕学德、陈国华等同学去高三班(即原第二班)串联,先找他们班的史文同、刘兴汉、陆艳等同学,说明意图及控告马秉彝的理由。他们经过商议后,回复“支持你们的行动”,并向我班提供了马秉彝的许多劣迹以及反马斗争的策略和方法。
取得高三班同学的支持后,我班又派人串联初三班(即原第四班),通过和该班的马光义、马英亮、丁锡章等同学联系,立即取得了支持。他们班还秘密开会,决定和我们班一起参加反马秉彝的活动。在他们的支持下,我班秘密准备控告材料,并委托王宗仁主笔。控告的主要内容是,贪污受贿,虐待学生,要求撤职查办。在准备材料的同时,同学们密切注意马秉彝的动向。控告材料由我班学生谢延杰(河州来的)等交给了马鸿逵的亲信转送马鸿逵。马的亲信转送材料时,在马鸿逵跟前替学生还诉说了马秉彝的许多不是。马鸿逵听后,暴跳如雷,当即骂马秉彝辜负了他的期望。不久又坐车带领十多名侍从来到学校,在操场召集全校师生,当众训斥马秉彝,并宣布撤职。当时马鸿逵讲话鼓励学生好好学习,并责令学校要办好伙食。马在征询同学们的意见时,还假惺惺地说:“马秉彝这个坏怂,不能当校长了,你们认为谁来当合适?”当时同学中有人带头高喊:“请德一夫人给我们当校长”(邹德一系马的五姨太,大学文化程度,当时任慈幼院院长)。马鸿逵听后说:“女的不能当校长。”同学们一再高喊表示欢迎,马鸿逵仍不同意,最后表示:“一定派个好校长。”马秉彝被撤职后,离校前还想从一些同学口里套知策划反对他的带头人,被同学识破后,谁也没给他提供情况。他在学校中孤零零地呆了一段时间,于1947年5月离开。
从这以后,学校当局吸取以往教训,对学生做了不少让步,如放宽了管理,一些被查禁的刊物,如《贺兰山》、《新闻天地》等,同学们可以偷偷传阅。这两次学潮,都是学生的自发斗争,未涉及教师。斗争胜利后,对全校师生鼓舞很大,师生进一步加强了团结,对教学质量的提高,起了促进作用。
贺兰中学从1940年创办,到1949年宁夏解放合并,共招收了十七个班级的学生。在这期间,高中毕业三个班,约有一百二十人,初中毕业十个班,约四百人左右,加上中途辍学的学生约一百人,共为宁夏培养了六百多名学生,连同解放时在校的约四百人,共培养了一千名左右学生。这些学生解放后在党的教育下在各条战线上辛勤工作,做出了一定成绩,有的还成为领导干部,有的成为工程师、画家、经济师、一级教师等。
词条标签:
组织机构 教育机构 学校 中小学